Anori

只是一次意义不明的产出

—字数5000+,其实没有CP

—有些资料根本不知道用什么关键字检索……请原谅我的用语错误

—只是在这次的池子里感受到了自己的账号有多毒/我是有多非

—一个不混沌恶的咕哒子的抽卡故事,我已经努力想写得有趣了……

—文笔差,有自知之明,提供给没事干的人


某个青年今天正好被放了半天假,虽然事实让人很心酸,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人理存亡之际,迦勒底的工作可真的是能让人过劳死的强度。

但也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事,他便只能到处晃悠。从食堂走到宿舍区,从宿舍区走到仓库,再从仓库走到召唤室门口。

然后他发现了他们的御主神情严肃地扛着一个大麻袋奔进了召唤室。

他想他已经知道那个麻袋里装着什么了。他只想问,御主不会被圣晶石的棱角硌得肩膀疼吗?

他沉思了一会儿,得出了结论:

——对于一个高度兴奋中的人来说,那点痛感根本不是问题。

少女御主从召唤室里探出头,往他这个方向挥手:

“请来帮忙启动召唤系统啦!快一点!”

本来不想掺和进任何麻烦事而企图在和平在挥霍掉假期的、差点过劳死的青年痛苦地认了命,刚走到门口就被怪力的御主一把拖进了召唤室。

——他敢打赌,只要有机会,御主说不定哪天就手撕个英灵回来了。

“这个的操作并不是很多吧?达芬奇已经把权限开放给你了。也学一下吧,御主。”

“哪里简单了嘛,都有十几个步骤。十几个!我对精密仪器不是很拿手啦。”

“……不,我认为你只是懒得去记。”

“才不是!好了没好了没?”

“啊,稍等一下。嗯……完成设置。可以使用呼符和圣晶石召唤英灵了。”

御主立刻从麻袋里掏出一叠呼符,手指一捻,五张呼符展开成一个歪歪扭扭的扇形。

“恕我直言,这看着很傻。”毕竟呼符不是纸牌。

御主果然恼羞成怒:“要你管啦!”

召唤室里蓝光断断续续地亮起又隐去。五次之后,御主开心地举高手中的“月之胜利者”礼装:“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觉得我的希望很大!哈哈,终于有机会偷渡欧洲了吗?”

“这根本就是在立Flag。”

“你闭嘴啦!”

青年看见御主没有继续掏呼符的动作,青年稍微吃了一惊:“只有五张呼符吗?”他记得之前仓库里还叠了十几张。

“啊、只有五张很奇怪吗?平常不用掉点我怎么开心愉快轻松地攻略活动啊?而且、如果我没有平时用用呼符的习惯,尼禄酱就不会来到我们的迦勒底啦!”

“……哦。”提到那位穿着令观者心情复杂的婚纱的罗马暴君,青年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她上回(强行)开办的演唱会。

——太好了,御主根本召唤不出伊丽莎白。

少女御主扒拉着麻袋,有着七个棱角的、色彩绚丽的晶石一口气滚出来了几十个。

“十连召唤机制真是太棒啦!不觉得吗?我要感谢想出这个点子的人,这样就方便很多了!”御主捡出三十个圣晶石,又重数了一遍确认没有多也没有少。

“确实。真要一个个召唤过去的话也太累了。”青年对麻袋里的圣晶石作了个估算,发现至少有三百个。想也知道到底积存了多久。他也有些好奇迦勒底的御主这般想召唤出来的是什么样的英灵了。

“好啦,第一次十连召唤。开始喽。”御主合着双掌,双眼闪闪发亮,“能顺带多一些金色灵基的英灵就好了。”

这一次的十连召唤——根据青年从元老级英灵库·丘林(Prototype)口中得到的描述——又是御主的标准结局。

毕竟只是第一次十连,御主倒也不显得丧气,捡起地上的一张四星礼装:“‘月下四人’?怎么就三个人?啊啊不管啦。”过去有过召唤记录的从者的灵基已被封锁,等待御主在结束召唤后进行合并整理。但由于御主前些日子只用过一些呼符,这次也不出意料地有了新从者的光临。

“应召唤而来。请务必……与我帕拉塞尔苏斯成为朋友。”

——当然,幸运值大概低于平均水平的御主是不常能召唤出金色灵基的从者的。

少女御主对这位英灵的第一次发言作出的反应是——

“我记得你是——伦敦的P先生!你的自我介绍好有个性!好的没问题我和你成为朋友!”

一旁的青年只能评价道:不愧是迦勒底的御主。果然外向性格是必须的。

让帕拉塞尔苏斯先站到一边,御主又小心翼翼地数出了三十个圣晶石,放进召唤阵里。

“唔,要不要用一下玄学,比如说——‘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你要用玄学就认真用啊!”青年吐槽道。上回御主认真用玄学的时候,捏着张呼符在召唤室走了一圈又一圈,神神叨叨地念着“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那一张呼符召唤出了符文石。

对御主来说单抽的奇迹有一次就已经需要透支幸运了。

召唤阵的蓝白光环明明灭灭,几张礼装陆续闪过,飘落在地上。青年眼尖地瞅见召唤阵有那么一阵泛出了彩色的光晕。往旁边瞥了眼御主,她好像在放空心思。

“准备一下吧,御主。”

“呃?咦咦咦咦咦!”

“哦耶!我的名字是阿斯托尔福!职阶是Rider!然后然后……那个,请多指教!”

那是非常欢快的声音,粉色麻花辫的“少女”背着双手,神情明朗而毫无阴郁。

可惜,平行时空的立香君早就一脸绝望地跑来和御主倾诉过可爱的阿福居然是伪娘这一打击性的事实了。

所以迦勒底的所有人也都已经知道了。当然包括青年。

“请多指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御主了!我可以叫你阿福吗?”

“哎哎?是昵称吗,是昵称吗?太好了我和御主的相性果然超棒呢,嘿嘿……”阿斯托尔福用指甲轻搔着脸颊,看上去也特别开心的样子。

青年叹了口气。

——所以说,只要可爱就够了。御主她根本不在意性别啊。

“哎,御主,可不要因为我后到一步就忽视了我啊。还是说,因为我是小孩子呢?”

“呀,我还想打听打听库丘林那小子在不在的。”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于是御主手忙脚乱地去招呼新到的英灵了。而青年检查了一遍灵基。尽管御主对成功召唤了阿斯托尔福显得更高兴,但他猜测她真正想要召唤来迦勒底的英灵应该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位。

果然御主又开始从麻袋里掏圣晶石了,青年沉默地看着少女御主将“喧嚣沉迷”的礼装捡起来与其他礼装叠到一起。对御主来说能召唤出金色灵基的阿斯托尔福已经是件很幸运的事了,尽管从资料来看、他是一位弱小的英灵。

第四次,又一次召唤到了阿斯托尔福,召唤系统自动将第二位阿斯托尔福的灵基封锁,以待与前一位合并强化。

“呐呐,那个也是我吗?”理性蒸发的英灵绕着第二个自己的灵基打转。

“是哒,阿福的宝具可以得到强化了呢。”御主答道。

第五次,“月下四人”与“宝石魔术·对影”与“甜美眼镜时光”×2。

第六次,“月下四人”与“喧嚣沉迷”。

“啊啊,都是重复的呢。”少女御主叹了口气把礼装再一次把礼装都捡了起来,在此过程中又得到了数个年幼的英雄王、杰基尔、弗格斯与帕拉塞尔苏斯的灵基,“感觉过不了多久就能把‘宝石魔术·对影’最大解放啦。”

“嗯。”青年随意地附和道,看着少女又一次摆上了圣晶石。

“好!每一次惨烈地被丢进北非的大沙漠里,都要拼命地往北跑一直游过地中海偷渡到欧洲!”

“那是什么世界性的壮举啊。”

“嘿嘿~你的吐槽要更有些激情啊,至少要让听的人能脑补出感叹号才是~”

“不懂你在说什么。”

第七次,“月下四人”×2与“甜美眼镜时光”。

第八次,“宝石魔术·对影”与“对决”。

第九次,第三个阿斯托尔福的新灵基与“甜美眼镜时光”。

少女的脸上有明显可见的失望,情绪似乎越来越消沉,但还是用扬起的语调对身旁的英灵说道:

“哎呀阿福你这么喜欢我吗?不过说真的,为什么这两张四星礼装也这么多呢……而且,第四人到底在哪里呐!?”

阿斯托尔福傻笑着、元气满满地答着“我当然最喜欢御主了哦”,而青年接过御主手中的礼装,仔细打量了三秒:“大概是那只熊吧。”

“哎?!是俄里翁那家伙啊!”

可是迦勒底中并没有俄里翁和月神阿尔忒弥斯,虽然、没有不能提供经验值的狗粮也算是件好事……吧。这也是来自立香君的倾诉。

“还有这张五星礼装,感觉挺帅气的样子……但是只有三回合神性特攻和特防状态,完全不知道怎么用诶!”

“等能用上的时候你应该能看得出来吧。你可是最出色的御主。”

“太过奖啦。”少女御主说着,忽然眼神一凛,“那么、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

青年在这样的眼神下不由得挺直了腰板:“是?”

“请帮我把天草召唤出来吧!”

“啊,我试试……天草?”

少女御主点头:“是哦,就是在上回特异点碰到的那位从者。”

“……好吧。”

青年当时也在同Dr.罗曼监视特异点,对那位叛逆的圣人仍存有一些印象。但他在将圣晶石放入召唤阵前补充了一句:“但我可不觉得自己的运气足够好,说不定会将齐格飞召唤来。”

“没事没事!就算是一堆大流士三世和罗慕路斯的灵基我也不会怪你的!”

“……应该不至于吧。”青年将一大把圣晶石抛入了召唤阵中心,强光立刻又充满了整件召唤室。

青年撑着下巴瞅了会儿,忽然伸手指了指在召唤阵中心出现的一张三星礼装:“‘屠龙王子’应该也勉强算是齐格飞吧?”

“才不算!就这种程度可别想说自己有神级的预言能力哦?我可是有一大把这个礼装了!”

“我可没想说自己有这种能力……嗯?”青年拍了拍御主的肩,示意她去看在召唤阵中新登场的一位从者,“恭喜,又召唤来金色灵基的Saber了,原本一位都没有的,现在都与Berserker持平了。”

“哎!真的是齐格飞啊!突然有点佩服你怎么办?”

“Saber,齐格飞,应召唤而来。请下令。”目测身高一米九的高大男性微微躬下身。

御主这一次倒没有从跳脱的招呼开始,而是微微歪着头,问道:“哎?怎么觉得你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齐格飞显得有些困惑。

而青年瞥了眼手边的设备屏幕上显示的数据:“也没办法,是幸运E啊。”

“……哎,这样啊。”

与此同时,剩下的数次召唤也已结束,没有出现御主盼求的那位圣人的身影。她看上去很失落,但还是很快重新打起了精神和新召唤来的齐格飞说话。

“啊,是齐格飞吗?我们是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见过啊?”中途阿斯托尔福插了进来,把话头全都给带偏了,御主便抽身出来,将麻袋从地上捡起来,突然一脸悲壮地说:

“这些,是我最后的库存了。”

“是啊。很遗憾刚才没帮上你。”

“没事啦有金色灵基的英灵已经不坏了哦?不过啊,果然还是很希望天草能来迦勒底呢。虽然他看上去不是那种安定的从者……但是……怎么说呢,一见钟情?”

青年嘴角一抽:“……这里难道不该严肃些吗?”

橙红发色的少女笑了笑——平常应该是放声大笑的,不过她显然还是没能调整好情绪:“也是有严肃的理由的啦,不过说出来好像和我的画风不符诶……反正,我是和非洲大沙漠比较有缘嘛,撒哈拉、利比亚、塔克拉玛干沙漠什么的……现在想想,这一次阿福和飞哥都来了,还有吉尔君、P先生和弗格斯,对我来说也算是大丰收了吧?”

青年沉默了片刻:“……虽然很抱歉,但我不得不纠正你,塔克拉玛干不在非洲,在中国新疆。”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的喂!我地理学得很差的不要揭穿我!”

少女转身再一次面对召唤阵,深呼吸了几次,忽然有些害羞地说:“那个,最后一次十连召唤了,我能不能握住你的手啊?”

青年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惊恐,但很快明白了尽管没有大哭大闹郁郁寡欢,连续惨烈沉船的御主此时正需要别人的支持。他迅速收拾了情绪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你觉得这样能带给你好运,那便无妨。”他向御主摊开了手掌。

“谢啦。”御主把自己的左手搭上去,“再来预言一次呗?”

“……”青年颇感尴尬,却还是口齿清晰地说道,“这一次御主一定能成功与天草四郎缔结契约。”

“借你吉言,突然好有信心呢~”御主用右手直接粗暴地挥动麻袋把剩下的圣晶石一股脑地全部抖进了召唤阵里,“一下子将库存的所有圣晶石全部消耗掉,也觉得特别爽。”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第十次召唤。

第五次出现的、闪动的彩色光晕预示了一位金色灵基从者的到来。三个蓝白色的光环悬在了半空中,灵子的浓度极速上升。

“啊啊果然又是可爱的阿福!”御主的眼里泛着泪光,毫无征兆地放开了手跳了起来,强行无视身高差用手臂勾住了青年的脖子——青年差点没稳住重心,“上一次果然只是巧合啦。”

“咦?”青年愣住,用指节敲了下自己的额头,以确定自己没看错,“你是脑子坏掉了吗?”

实体化了的英灵也恰到时机地说了句:

“Servant,Ruler,天草四郎时贞,应召唤而来。”

“看吧,现在没必要逃避现实了。”

少女御主放开了青年的脖子,定定地看了召唤阵中央的英灵很久——天草礼节性的笑容都要挂不下去了,然后,突然往前踏了一步,一个飞身扑到新来的Ruler脚边抱住他的右脚:“呜啊啊啊啊啊这不是梦我以为我这次要惨烈地困在非洲了太好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呃,御主……”天草四郎看上去有些困扰。

“真的很不好意思,御主她太高兴了。”青年代情绪激动的御主道歉,“她这次基本上是倾尽所有了。”

天草并没有因御主的举动而生气:“哈哈,没想到也会有人喜欢我呢。以后得是加倍努力了吧。”

数秒后,御主也平静了些,从地上满脸尴尬地爬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天草首先猝不及防地被人从背后猛拍了一下,看见偷袭者后表情微妙。

“喔喔是你啊!这下就又可以痛揍你了吧!”阿斯托尔福一如既往地用热情的口吻说着很不友好的话。

“恕我直言,我们这次是在一个阵营,还请避免无意义的自相残杀。”

身躯高大但存在感好像不高的齐格飞点头表示赞同。

“对对,我们的口号是‘迦勒底内反对战斗’!”因阿斯托尔福的插入,御主一瞬间感觉找到了台阶,回复了常态。

青年忍不住又一次吐槽:“确实有禁止从者彼此战斗的规定,但这口号是你临时编的吧?”

“唉嘿嘿,总之啊,谢谢你啦!你大概是个欧洲人吧,还是有先知血统的那种?”

“不,真抱歉,我不是。”

“嘛嘛,不要谦虚啦,嗯……要不要我帮你向医生求一下更好的员工待遇?”

少女御主刚说完,青年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你刚才说什么?”

御主也一惊:“什、什么?那个、要、要不要我帮你向医生求一下更好的员工待遇??”

“我不是迦勒底的员工,是你自己召唤出来的英灵。御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想写一个绝望中的希望的故事,但是结果就是这样……)

(这个没名字的英灵的人设我至今没摸出来)

(虽然有给咕哒子私设姓氏但是觉得不体现比较好)

(感觉写不好天草就删了他的存在感,对不起)

(不是我瞎说,每次我祝我朋友能出五星,全都是3发十连内出,战绩包括师匠、X呆、嫁尼禄、两仪式、孔明。。这世界上为什么能有那么欧的人)


总之,谢谢看完这奇怪的产出的诸位(鞠躬)


附一张丑得不能看的涂鸦)


宽度炸掉了。描线上色什么的随缘……
我到底还会不会画正常比例的东西?
本来想打FA的标签结果不知道这个要怎么打……愧疚。

一下午基本上都用在瞎涂上了……我画的Q版比例果然还是很谜。草稿流。动作参考了卡面。他用的刀感觉和FA不一样

想抽天草,然而我却是个…玩了三个多月却只抽到过三张四星狂战士的幸运掉出字母表的人(而且极其咸鱼地只练了一张);本来只是想随便画画熟悉一下服装的,结果一不小心认真了起来…然而依然是画渣

(第一次用lof发东西其实超紧张的